精彩小说尽在悠久小说网!

悠久小说网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首页 > 历史穿越 > 《天!夫君是个大反派》在线阅读 > 第704章 皇帝的戏

书签

第704章 皇帝的戏

刹时红瘦

    【悠久小説網ωωω.UJХS.com】,免费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芳期这日正和阿瑗对弈。

    清欢里庭苑间的金菊已经开得灿烂了,尤其是绕着澜亭的花坛里,“瑞凤珠”傍着“点绛唇”,成为了此季清欢里最好的一处景观,澜亭未造扶栏,亭基低平,人在亭中坐,反倒被菊株半掩,略远的地方,奶母便逗着婵儿去找阿娘和瑗姑姑,芳期和阿瑗坐在亭中一动未动,但婵儿就是看不见她们,很努力的在搜寻“躲”都起来的两个亲长。

    棋局才刚开始,战况没那么胶着。

    两人能一边布局一边闲聊。

    “雹异引发的事态可有得三哥忙一阵了,我正想要是嫂嫂这几日有空,不如我们带着孩子们去西楼居住几日。”

    “是得忙一阵儿。”芳期落了子,抬头笑:“百姓们信得过晏郎,奈何临安里乱哄哄,各路牛鬼蛇神都有,他们可不想让猜议这么快就被平息了,又有不少的文生士人,着实也对羿承钧建立的朝廷心怀不满,他们啊,其实不懂治政战伐的事儿,只凭着一腔热血,叫嚷着要北伐,要改革,哪怕没有谋逆的心思,可却为有心之人利用了他们的言论,这些人不能威慑,只能理服,晏郎一边忙着要逮拿几个辽国的细作出来佐证,一边还要和文生士人理论,这几年间,也鲜少如这一段般忙得连轴转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要将临安的细作清除不是难事,可晏迟留着这些人还有用处,他只好藏拙,逮几个不关要紧的小角色好向羿栩交差罢了,不过跟文生士人理辩是真得费些心,他们自负经寒窗苦读,积攒了满腹经纶,理念一旦形成,就很难为他人动摇,有的人引经据典,有的人却诡辩连篇,想要把他们一一辩倒,晏大王无异于舌战群儒了。

    有一回,晏迟在家中设宴邀请几个刺头,芳期隔着窗户听了一耳朵,居然有人认为卫国已经具备了北伐的实力,兵卒不够,有这么多百姓都可充军,军粮不够,那就让诸多权贵富贾掏空家底支持,万众一心,何愁不能收复失土,还指责晏大王应当把雹异之事定论为北伐才是天道,甚至还该先威逼西夏对大卫俯首称臣,从气势上力压蛮夷。

    这个热血的士子指控晏大王是窝囊废,畏战偷安,把芳期给气得哟,险些没忍住往那人的菜肴里加半匙巴豆粉,让他泄泄“毒气”。

    可一贯冷傲的晏迟,却并不介意这些士子的诽责。

    “未入权场的士子,倘若大多已然是机心深沉惧坦胸臆,那这朝廷就真走到穷途末路无药可救的地步了,锋锐之气需要经过时历打磨,有的棱角被挫折完全磨平了,但有的只是内里沉稳,外在一直不减锋芒,可至少得先有这股子真挚和锋芒,才能磨练成为后者,正如那个吴磐,他提出的政见虽偏激,缺陷在于他并没有治政的经验,可他认为不能偏安江南否则是自取灭亡这一点,没有什么错处。”

    晏迟对骂他是窝囊废的人,还真是很有几分赏识:“吴磐不是出身寒门,乃世家子弟,他的父祖都曾入朝任职,他并非完全不知权场之事,可知世故而不世故,在像他一般出身的士人中已经颇为难得了,只是这人吧,太过自傲,又缺乏磨练,偏激是他的缺点,可瑕不掩瑜。”

    芳期当然不可能真用巴豆粉报复人家,又经晏迟这么一剖析,心里头那些点的不满也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可是却深深觉得晏迟要理服吴磐大不容易。

    此时她突然又听阿瑗问:“金敏和沈炯明那头,还有什么阴谋诡计?”

    “无非就是栽脏嫁祸那套把戏了。”芳期这回重重落下一子,泄了点愤:“晏郎深受辽人忌惮,行刺之计不可行,辽国那莫为刍便打算用离间计,记羿栩自断臂膀,晏郎和司马一门的仇隙举世皆知,辽人肯定会安排细作接触司马权,司马权辨不清身边的鬼,金敏这老狐狸却有诡计把那人诱诈出来,跟那奸细一拍即合,利用蝉音,诱使晏郎对人心生关注,故而主动结交。”

    芳期说的那人姓贾,名高松,是个卫人,却跟莫为刍是一路货色,早就叛投了辽国成为敌国的走狗,只是此人比莫为刍要年轻不少,仪表堂堂,伪造的身份是个足智多谋却不行科举正道的文士,沈炯明告诉蝉音,让她“暗告”晏迟,连司马权也对这贾高松极其看重,这个人值得湘王府笼络为己用。

    可晏迟是什么人?哪怕没有执管外察卫时,他早早就摸清了贾高松的底细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佯作中计罢了。

    阿瑗却有些不明白:“三哥要除沈炯明,何至于这样的周折?我想不通蝉音除了引蛇出洞之外,还有什么作用。”

    目前看来,蝉音所发挥的作用就是让沈炯明主对跟晏迟敌对,但晏迟要“惊醒”沈炯明,其实并不是非要利用蝉音不可,而蝉音这枚棋子,根本无法赢获沈炯明的全部信任,阿瑗才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“其实关于这件事,晏郎并没有详细说出他的全盘计划,我闲着时也试着寻思了一番,同样云里雾里想不透彻其中的厉害,若是直接问,也太过无趣了,阿瑗既也诧异,不如我们两个多琢磨琢磨,等事了了,再看有没有解开这道谜题。”芳期道。

    阿瑗便笑了。

    “应是三哥厌烦蝉音,借机干脆把她从家里驱逐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要是这样,大可不必这样的周折,难不成当初将蝉音送回沈家,沈炯明还敢有怨言不成?”

    蝉音就是金屋苑里的一个姬人,又不是晏迟明媒正娶的结发妻,甚至连个妾室的名份都没有,俨然一个不做粗重活计的下人而已,打发她离开,根本就不是有悖情理的事儿,更不会遭受世人的指谪。

    “我觉着,按晏郎的性情,他定是容不得沈炯明一干人好过的,先就让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晏郎的猎物,临死前少不得一番提心吊胆,拼了命的挣扎,结果还是出不了陷井,临了就越会死不瞑目了。”芳期是这样想的。

    “还是那个疑问,真要三哥是这打算,有更直接的办法,做何非要利用蝉音?”

    也是啊,绕来绕去又绕回来了。

    沈炯明的家中,早就有晏迟布下的耳目,不只一人,是一伙,晏迟要想探知沈家的内情,根本就不指望蝉音,芳期是真想不透非蝉音不可的因由了。

    那就慢慢想。

    芳期再落一子,直接打点了阿瑗的巡河炮,率先启动了杀局。

    阿瑗:……

    嗐,她又着了三嫂的道,一走神寻思蝉音的妙用了,没留意见自己已经露出了破绽。

    这局棋尚未结束,又有不速之客登门,还是梁国公夫人,天气已经转凉了,她却像是脚踩了一双风火轮,蒸得周身都散发着股热气。

    芳期去长英堂见了当今天子的岳母。

    “王妃,我的王妃唉,您不久前还提醒了我,我却并没放在心上,以为宫里现而今是圣人管控着,尤其是仁明殿里更不会再出纰漏,怎晓得还真被您给料着了!是昨儿夜里发生的事,仁明殿里有个宫人,竟谎称官家让圣人带着殿下去福宁殿,还说是潘内臣亲自来传的旨意,道官家得了串菩提子,要亲自替太子佩带,圣人不觉有诈,便真带着太子往福宁殿去。

    因是夜里了,圣人担心保姆尚宫怀抱着太子行路不稳妥,所以动用了肩舆,圣人跟太子共乘,谁晓得肩舆却被人做了手脚,途中时力称竟然断为两截,虽不至于让圣人和太子摔伤,可众人都大吃一惊乱作一团,不曾想又有一个宦官趁乱冲过来,持着把剪子,就要往太子身上刺,多得被弩箭毙命,这场事故有惊无险。”

    但梁国公夫人现在俨然还觉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“内宫怎会有弩箭这等凶器?”芳期问。

    梁国公夫人道:“据圣人说,多得官家早便心存提防,所以在内宫安排了暗卫,交待暗卫应当尤其留意太子的安危,官家根本没有召见太子,潘内臣也未曾前往明仁殿传令,这件事案,着实就是圣人宫里那宦官和意图行凶的那个勾结串谋,可两个宦官而已,为何要加害太子?官家说这件事要亲自察办,可圣人怎么想,都不安心。”

    芳期并不觉得诧异,但有些事,既然羿栩这样干了,她也不好跟梁国公夫人直说。

    “官家这是引贼入瓮呢,既有这样严密的防范,圣人又何需忧愁呢?总之太子平安无事,毫发无损,而两员帮凶已经被官家一网打尽,想来主谋,官家心中肯定也是有数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光是昨晚的险情,也就罢了,可今日太后听闻险生事故,竟质疑圣人连仁明殿都无法管控,横竖现今,司马娘子和覃娘子都在太后的福临阁,太后竟以此为借口,要将太子接去福临阁教养!”

    这才是让梁国公夫人心急如焚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圣人并非信不过司马娘子和覃娘子,只是担心太后会对太子不利,可这回的确是圣人出了纰漏,圣人就怕官家会……官家这些时日正焦头烂额,更不能在这时落下个不孝的把柄了,对太后的话,多半会遵循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的意思我明白了,等殿下回来,我会先和他商议个对策,放心,圣人对太子的关爱,哪怕是连司马娘子和舒妹妹,也都心中感激的,且太子现下已经当圣人为生母了,太后不那么容易得逞。”

    那是当然不会让太后如愿以偿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佰度搜索 【悠久小說網 WWW.UJХS.COM】 全集TXT电子书免费下载!

推荐

目录 设置 手机 封面 书架

报错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章节目录X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

365真人app|官方下载-yb真人app(官网推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