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悠久小说网!

悠久小说网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首页 > 历史穿越 > 《天!夫君是个大反派》在线阅读 > 第706章 棒子迎刀子

书签

第706章 棒子迎刀子

刹时红瘦

    【悠久小説網ωωω.UJХS.com】,免费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关于蝉音有何“妙用”,芳期和阿瑗探讨来探讨去依然没个定论。

    可是关于晏迟认定沈炯明将要“撕脸”一事,芳期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“沈炯明认为那贾高松已然把晏郎给迷惑住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连无情苑都赠给了贾高松,不管有没有被他所惑,但至少在世人看来,关系已经是极其紧密了,沈炯明目的已经达到,再说他依然没把蝉音驱逐,这还在迷惑我呢,以为我会心怀侥幸,认为他真是单纯的过河拆桥,并没有怀疑蝉音,既是如此,自然就还会信任贾高松。”

    “那贾高松,真有如此大的‘魅力’,让金敏、沈炯明深信他能赢获晏郎的青睐?”

    “贾高松可是莫为刍的得意门生,确然有几分真材实料,他洞谙权术,擅长诡谋,这是不是和我有几分相似?”晏迟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芳期:……

    “我又未曾见过那人,怎知道他和晏郎相不相似。”

    “听起来王妃似乎还很想见那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那人当真仪表堂堂到了连晏郎都自愧不如的地步?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晏迟笑两声,整了整衣袖:“生得的确一副好皮囊,且还算是重情重义吧,不过卿本好汉,奈何为贼,再是如何憎厌羿姓皇族,然而生为华夏子民,既干出了数典忘祖、投敌叛国,助着蛮夷贱踏一本同源的国人的事,莫为刍、贾高松这样的人,注定会遗臭于青史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突然住口,似乎极为讽刺的无声一笑。

    除夕夜,湘王府热热闹闹,芳期也总算是见到了那位贾高松,别说,风范仪态还真有些与晏迟相似,冷冰冰凉嗖嗖,倨傲威肃,事实上贾高松也的确不是文质彬彬的性情,席间付英和他谈论一些前朝人事,差点没被贾高松呛得面红耳赤,芳期再留心,仍然无法从贾高松的神色间窥出他其实是辽国细作的痕迹,这个人,心思藏得很深。

    善于伪装作态。

    看着像是口无遮拦,实则却是老谋深算。

    和晏迟像不像?

    芳期明白了,金敏大约以为贾高松和晏迟有相似的性情,甚至有同样的城府,所以两个人定然能够惺惺相惜。

    原本芳期没打算多和这人接触,可贾高松多喝了两杯酒,就忽然把话题转到了芳期身上:“我前日应一个闲人所邀,这闲人在醉生坊做东道,酒桌上不少歌姬琴伎做陪,她们提起湘王妃来,没说那些闲言碎语究竟是从谁口里听闻的,不过又提到了沈相邸的单夫人。”

    来了来了,芳期心中鸣镝尖啸,不过脸上一副不明所以的傻笑着。

    她到底是精明还是短见,其实在官眷圈中一直是个谜,有的人觉得她精明,更多的人却觉得她行事放肆傻透了骨子,不过是命数好,嫁了个既精明还强势的丈夫,才能“大杀四方”从不吃亏,贾高松心目中,应当也不确断她的底细,所以拿出副大智若愚的模样应对怎么着也不会露出破绽的。

    且贾高松自己把话说得这般的悬疑,她先温文尔雅的傻笑着极其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晏迟却蹙起了眉头:“什么闲言碎语?”

    贾高松笑了一笑:“无非就是说湘王妃没见识过龙芽,单夫人真心实意相赠佳茗,以贺新岁,湘王妃却嫌弃沈相公过河拆桥,如今位高权重,送来的新岁礼就开始敷衍了事了,只不过单夫人解释了龙芽是罕见的珍品,湘王妃才转怒为喜。”

    好嘛,这下子堂堂的湘王妃不仅贪财,还粗鄙没见识的形象可就跃然在歌姬琴伎的舌头上了。

    “这话是从哪里说起的?”芳期温文尔雅的态度立即大改,抢着发火:“我能没见识过龙芽?我家的龙芽我都懒得喝,赏赐给奴婢仆妇解渴,那天单夫人莫名其妙说一番龙芽如何如何难得,我还觉得奇怪呢……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芳期冲晏迟直瞪眼:“这话能从醉生坊这种地方传出来,定然是蝉音的手段,只有那些歌姬琴伎才会为她打抱不平中伤污谤我,好个单氏,她明面上放弃了为蝉音争荣宠,暗地里却助着她坏我声名,沈相公如今得了势,单氏的腰杆子也跟着硬朗起来,她固然不会把蝉音当亲妹子对待,可却记恨我不给她留体面,才用这样的手段报复我。”

    贾高松轻轻咳了一声:“湘王妃倒看得明白,不过湘王风头正劲,已经是树大招风了,若为了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树敌沈相公,颇不明智。”

    芳期又是冷冷一笑:“贾先生也别跟我讲这些大道理,我岂是没有分寸不识利害的人?我本就从没拦着大王给哪个姬人荣宠,是大王自己不愿给蝉音体面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说得对。”晏迟喝了一口酒,也是轻笑一声:“我这人呢,一贯吃软不吃硬,就受不得别人的逼迫,虽说这件事是两个妇人家搅是生非,可我要是为难妇人家,那不是一巴掌扇出去,伤的是自己的脸面?所以这件事啊,我只找沈炯明理论去,他趁着临近新岁给我和王妃寻晦气,那明日岁旦,我也去他家讨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芳期方才转怒为喜,冲晏迟一举酒盏,很豪气的把一盏酒喝得干干净净,酒水似乎溢满了眼睛,灯火下一片澜澜秋波:“晏郎而今又不是闲散亲王,是官家任命的上太保,不大好为了女眷的事跟沈炯明闹太僵,否则日后政见上有了争执,沈炯明那样的人,指不定就会质疑晏郎是因私废公了,这事晏郎先别出头,我自己能解决,单氏占不着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真有把握?”晏迟明知故问,又自问自答:“也是啊,但凡敢挑衅王妃的人,哪个不是搬起石头砸脚,单氏那腰杆子,可受不住王妃的打狗棒,也罢,王妃放心打狗,就算闹出乱子来,还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夫妻两的这番互动,引来了贾高松的“呵呵”一笑:“贤伉俪都是性情中人,难怪能够琴瑟和谐,真是让人羡慕啊。”

    羡慕吧?很好,那你且就羡慕着吧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件事,芳期隐隐猜度出了婵音的“妙用”,次日就迫不及待跟阿瑗阐述了她的看法:“不管单氏如何看待蝉音,她可是正正经经认了蝉音这妹子的,且过去为了不让官眷们嘲笑她和个伎人义结金兰,没少粉饰蝉音的才华品行,硬生生给她自己套上个只重才德,轻看贵贱的虚表,而今湘王府弃了蝉音,她也不好跟蝉音断了姐妹情,否则好不容易塑起的虚形,立时就要崩塌了。

    晏郎要收拾沈炯明,肯定得利用贾高松,经蝉音‘引荐’贾高松,一来能让沈炯明确信他的奸计已然得逞,彻底掉进陷井里,二来借着蝉音的由头,双方就能顺理成章的翻脸了,阿瑗想想,不管是晏郎,还是金敏、沈炯明,必然都打算让对方背个通敌叛国的罪名,可沈炯明却是众所周知的湘王党,两家不翻脸,都是要受诛连的。”

    阿瑗仔细想了想,这回认同了芳期的推断,可又产生了另一种狐疑:“我寻思着三哥要铲除金敏、沈炯明,大可不必这样麻烦,先将沈炯明打草惊蛇,让他纠集害我赵氏一门的凶徒与三哥敌对,岂不是白白让沈炯明得益,让三哥的计划反而更添阻碍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我倒是一早就想通透了。”芳期道:“晏郎虽知道了大多数帮凶,可如同高仁宽和王烁,就差点成为了漏网之鱼,曾经陷谤构害东平公的凶徒,说不定有很多当时毫不起眼,事后也没争取到多大利益的鼠辈,太容易让人忽视,晏郎故意打草惊蛇,就是为了让沈炯明把这些帮凶都纠集起来,哪怕沈炯明也有疏漏,可一个帮凶拉拢一个他知情的帮凶,接连纠集,总不至于再有漏网之鱼了,一群人都跳进陷井里,一口气填土就完了,省得一个个的再去收拾。”

    阿瑗恍然大悟:“只是这样做,省事归省事了,可要是在羿栩跟前对质,这么多人咬定三哥是要为东平公复仇,必不利于羿栩,凭羿栩那多疑的性情……另还有蝉音,她是必受不住羿栩拷问的,总之三哥树敌太广,风险也会大大增加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晏郎不会疏忽风险,应当早就想好了对策。”

    芳期等到正月初七之后才开始“打狗”。

    单氏送给她的龙芽她当然不会品尝,正如她在贾高松跟前放的“狂言”,湘王府里的名品好茶多得能当饭吃,诸如龙芽,都是被她当作福利分放给家里的下人仆从,这可不是轻视龙芽,只芳期一贯认为好酒佳茗要被人喝进喉咙时才有存在的价值,束之高阁才是浪费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下人仆从们竭尽心力为主家服务,赤胆忠心赴汤蹈火,他们当得起这份善待。

    正月初八,芳期邀请了好些位官眷,往梅桥西善堂去,这些官眷都是新岁时往湘王府送了贺礼的,芳期当着她们的面前,把一批财物交托给了善堂的管事。

    “这些钱帛,乃至于金银器物,皆为众位娘子新岁前筹送来王府,请托我行善扶弱的,金银器物我已经兑换成了粮米、药材,还有富余,也都兑成了银两钱币,今日当诸位面前,都给付善堂。”

    官眷们其实不是为了行善,不过行贿也好行善也罢,送出去的东西,她们才不管湘王府怎么使用。

    又何况湘王妃当着这么多百姓面前说她们是为了行善,本就是脸上有光的好事,所以个个都觉欢喜,腰杆子挺得笔直笔直的。

    梅桥西善堂现为张氏管事,她过去虽与蝉音一样是金屋苑的姬人,可接手梅桥西善堂后,着实就与湘王府“划清界限”了,张氏现下已经嫁了人,丈夫就住在梅桥西,靠教习这一片的稚子孩童识字算数维生,张氏为了让善堂的账务清明,回回收到捐助的物资都会仔仔细细的清点造册,还请了里老甲长监督账目,以示她虽为善堂管事,却从未拿一个铜板饱自己的私囊。

    这回清点着清点着,张氏就从物资里发现了一件稀罕物。

    “王妃莫不是弄错了吧,怎么将几盒子龙芽茶也送来了善堂?”

    

    佰度搜索 【悠久小說網 WWW.UJХS.COM】 全集TXT电子书免费下载!

推荐

目录 设置 手机 封面 书架

报错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章节目录X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

365真人app|官方下载-yb真人app(官网推荐)